电影中的女人-请喊声爷

文/荷尖                                   出处:看电影

懦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莎翁喊话,一传几世纪。照此理,不懦弱的女性就是纯爷们,所以在二十一世纪,喊上一句“我就是豪门!”,得一“爷”的称号就是夸人没有女人劣根性。管印象中的女强人叫爷,说白了歧视的还是女性,可多少有点去性别化的自觉意识。而所谓强者,具有非凡的体力、智力和精神力。在强者的世界里,连第二性也要退避三舍。

p1646650035   s3082578

当西蒙·波伏娃在[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晃动的镜头前,昂首阔步向前,步伐与大步迈进的萨特一样快得没法儿跟上。有理由相信这位女性主义开山鼻祖能与任何男人一较高下,甚至是才子萨特也不例外。萨特说:“你是我的必需,而我还需要其他的偶然爱情。”她就答:“我也可以吗?”当她敲开通往未来的庄严大门,镜头随着好友罗拉的离开,躲到远处观望。平行视线中的她高大威严俨然女战神雅典娜。另一位与严肃的波伏娃极为相似的女斗士,却是纳粹诗人之子的老婆,一个误入歧途的女人。她与丈夫等人煽动无谓革命的史实,在[舍我其谁]中却成了一部《一个女人的史诗》。当她离开丈夫、孩子、家,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暴动中,被她抛弃的丈夫裸身站在楼宇间疯癫、凄楚呐喊,男女秩序以不太光彩的方式,被彻底颠覆了。而同样在才子面前“嚣张跋扈”的简·奥斯汀,在[成为简·奥斯汀]中的形象是:她孤身站在打板球的男性中间,敏捷的身手狠狠地在男人们引以为傲的体力上羞辱了他们。

p954518338  p1284506862

不过,女性的尊严从来不是建立在对异性的压倒性胜利上。内心的强大才是她们自我立足的根基,这使得她们有勇气撇开母亲、妻子的角色,踢开体制、偏见、传统的枷锁,可在那前方的也并非坦途一片。在影像中,爱情看似成了她们的囚笼,却并未套住人生。[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最后一幕,波伏娃后来的丈夫拉她离开,她却坚持与萨特一起留在摄影镜头前——这是她的选择。萨特说的“没有萨特就没有波伏娃,没有波伏娃也没有萨特”原是两人共识。[时尚先锋香奈儿]看起来就是在意淫可可小姐的情史。不过,当镜头远远观望着奥黛丽·塔图宁静地站在苍茫夜色中,与“巍峨”的波伏娃出奇一致。她最终离开给她安逸的男爵与给她爱的情人,在自己的礼帽店中叼着香烟再不必坐在客厅迎合任何人。她说:“从明天开始,我要自己管理银行账户。”[成为简·奥斯汀]记录的是另一段爱情悲歌,为爱而生的简·奥斯汀在实践自己小说的浪漫主义之余,以拒绝婚姻、笔耕不辍的方式祭奠了维多利亚时期女性的可悲。这些根据真实人物改编的女性强者,在过去向她们致意可用“女中豪杰”、“巾帼英雄”,如今超越性别,则该尊称她们一声爷!

 
 

Tags: , , ,

 
 
 

discuss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