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传媒女王:Katharine Graham

这是邓文迪口中的偶像;这是曾经推波助澜“水门事件”最后促成尼克松总统下台的媒体人;这是将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华盛顿邮报》变成赫赫有名,象征独立精神的女人。

article_Graham_at_Post_desk_exhkg242001年7月23日,很多政界明星、商业巨头赶到华盛顿国民大教堂,参加一个人的葬礼,他们包括现任副总统迪克·切尼、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及其妻子纽约州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纽约市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微软公司董事长比尔·盖茨、著名投资家沃伦·巴菲特和资深记者芭芭拉·沃尔斯特担当迎宾员,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等许多名人致了悼词。值得如此多的政界和商界要人关注的人,就是美国报界叱咤风云的“铁娘子”、把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拉下马的《华盛顿邮报》公司前总裁凯瑟琳·格雷厄姆夫人。 

凯瑟琳·格雷厄姆夫人,1917年6月16日生于纽约市。她的父亲尤金·迈耶是华尔街最著名的银行家之一,曾经担任过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之后组建了复兴金融公司,而后又被任命为世界银行第一任行长。她的母亲阿格尼丝·厄恩斯特也是位事业心极强的女性。在格雷厄姆夫人的记忆中,她的童年是孤独的,父亲因为工作关系总不在家,而母亲由于在知识和艺术方面很有抱负,所以也经常到四处游历,这样,小时候的格雷厄姆夫人基本上是靠书信和父母进行联系和沟通,而这种方式在潜移默化中使她热爱上了写作,同时也锻炼了她的文笔。 

1933年,尤金·迈耶在一次公开拍卖中以82.5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已经濒临破产的《华盛顿邮报》,这又近一步激发了格雷厄姆夫人对于新闻事业的兴趣。1938年芝加哥大学毕业后,她投身到了新闻界,1938年至1939年在《旧金山新闻报》任记者。从1939年起,她开始步入《华盛顿邮报》,在社论版工作,负责处理读者来信等工作,当时这家报纸可以说是默默无闻的,发行量为5万份,每年亏损近100万美元,这使它在华盛顿当时仅有的5份报纸中排名最后。她父亲曾对她说:“如果她干的不好,就会被解雇。”  

经过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华盛顿邮报》的经营日渐起色,先后收购了其竞争对手《时代先驱报》、《新闻周刊》以及几家电视台,一个传媒帝国的雏形在逐渐形成。

但正当公司事业如火如荼的时候,不幸降临到格雷厄姆夫人头上,她事业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她的丈夫菲利普·格雷厄姆患上了躁狂抑郁症,1963年8月的一个周末,他在位于弗吉尼亚的一个农庄里,用一枝猎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年48岁。这样,一直在父亲和丈夫背后的格雷厄姆夫人走到了前台,来支撑《华盛顿邮报》,这时,她46岁,已是4个孩子的母亲。

离开报界多年后再次走进报社的格雷夫人不禁多少有些恐惶,她面对的是一个千头万绪的庞大摊子,公司里的男人在主宰着一切,员工们也不习惯董事会中突然有女性出现,同时,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不相信她有管理这份庞大产业的能力。 

images为了使公司尽快摆脱群龙无首的管理危机,两年中,格雷厄姆夫人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启用了一批业界精英,其中包括任命《新闻周刊》华盛顿分部主任布雷德利为副总编辑,不久又将其升为总编,他们迅速的组成了一个令人惊叹而又富于进取的领导班子,共同携手推动《华盛顿时报》进入一个最生机勃勃的时期,从而塑造出了一个崭新的传媒帝国。

1969年,格雷厄姆夫人在公司总经理之外,又出任另一要职——报纸的发行人,主管《华盛顿邮报》星期日版、发行部、编辑部工作,1973年后任公司董事长。正是这一时期,历史给予了《华盛顿邮报》及格雷厄姆夫人一举成名的机会,那就是公布《五角大楼文件》和调查“水门事件”。

1971年6月13日,报业巨头《纽约时报》开始发表一系列揭露越南战争的文章,公布1946年至1967美国卷入越南战争的国防部绝密文件,这些官方秘史被通称为《五角大楼文件》,而这引起了白宫的强烈不满,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基辛格博士认为“这是叛国”,司法部长约翰·米切尔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要求法院禁止《纽约时报》继续发表这类文章。几天后,美国联邦法院对《纽约时报》下达了临时限制令,这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实施这样的预先禁令。

由于预先禁令的限制,《纽约时报》被迫停止报道,在这种情况下,《华盛顿时报》的编辑和记者们接过了这个重担,争相获取《五角大楼文件》。然而这对《华盛顿时报》来讲也有相当大的风险。当时公司正值上市阶段,很多高层人士担心如果在《纽约时报》已经被禁的情况下刊登《五角大楼文件》,公司可能会步前者的后尘,受到官方的严历处罚,从而使整个公司(包括报纸、杂志、电视台)处于危险境地。在这种重大问题前,作为发行人的格雷厄姆夫人面临着极其困难的选择。经过短时间的缜密思考后,格雷厄姆夫人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策,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编辑们说:“继续,继续,继续。马上刊登。”

最终,这个决策获得了回报,《华盛顿邮报》名气和影响力巨增,同时,美国最高法院开始审理联邦法院的预先禁令,通过15天的激烈辩论,1971年6月30日,最高法院以6票对3票的表决结果驳回了尼克松政府的要求。这次表决被认为是新闻自由的一次重大胜利。

在《五角大楼文件》的冲击波还未结束时,“水门事件”又给了格雷厄姆夫人继续扩大《华盛顿时报》影响力,使之跻身于一流大报行列,从而与《纽约时报》并驾齐驱的新机遇。

1972年6月17日,即在尼克松获得连任之前5个月,当时民主共和两党之间的总统候选人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这一天夜里,有5个人在秘密闯入位于华盛顿波托马克河畔的水门饭店--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时被当场抓获,从他们身上搜出了窃听装置、步话机及大量现金,开始时他们报的全是假名,但很快就得到了证实,他们的真实身份全部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前特工人员,受雇于共和党争取连任委员会。

事情发生后,白宫慌忙采取行动,对有关人员和有关情况开始进行掩盖,而且连尼克松总统本人也参与到水门真相的掩盖之中。这种掩盖产生了效果,随着大选的迫近,水门事件逐渐成为大多数报章的边角题目,1972年11月7日,尼克松竞选连任成功。

《华盛顿邮报》没有轻易放弃,而是在进行周密细致的调查,最终他们发现,事情与白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经过两名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和卡尔·伯恩斯坦以及参议院特别委员会的调查,与尼克松总统有关的各种情况相继被《华盛顿邮报》披露出来: 在6月17日之前的5月25日至27日,已经有几名特工人员分别闯入了乔治·麦戈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总部、民主党竞选总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劳伦斯·奥布来恩的办公室,安装电子窃听器和偷窃有关材料,他们所执行是旨在窃听、监控和败坏尼克松大选竞争对手的“宝石行动”,而这是由尼克松的竞“嘧樱郧八痉ú砍ぴ己·米切尔为主席的“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和白宫一些高级官员一手策划的。白宫官员,显然包括总统在内,偷偷批准付款,为水门事件的被告提供巨额资助和诉讼费用,甚至私下许诺他们将会得到行政赦免。根据白宫备忘录,尼克松政府还曾草拟了一份“政敌名单”,以便“利用有利的联邦机器去整治政治上的敌人”,这份名单上开列有政界、新闻界、影视界众多名流以及一些商人和大学教师。1973年3月,水门事件中的被告之一詹姆斯·麦克德供认了他们犯罪活动与总统以及白宫之间的关系,从而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4月17日,尼克松被迫发表声明说,他将对水门事件重新进行调查。4月30日,水门事件涉嫌人员司法部长理查德·克兰丁斯特、白宫顾问和总统助手迪安、霍尔德曼等人辞职,不久,迪安承认他曾和总统商讨过掩盖水门事件,前白宫工作人员亚历山大·巴尔菲特证实,事发后尼克松在自己办公室的谈话和往来电话都做了秘密录音,其中有尼克松与白宫官员策划掩盖水门事件的内容。1974年7月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决尼克松必须交出录音带,众议院则启动了对尼克松的弹劾程序,同年8月8日晚上9时,尼克松向全国发表辞职演说,9日中午辞职正式生效。尼克松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被迫辞职的总统。

 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披露和调查水门事件的只有《华盛顿邮报》一家,在这一过程当中,公司和格雷厄姆夫人等人承担了相当大的压力和风险,白宫下令对多家媒体进行限制,规定“在(总统)任何一次旅行中的任何一个阶段,在任何情况下都决不得让下列各单位派代表参加记者团……”这其中就包括《华盛顿邮报》和《新闻周刊》,同时公司下属的两家电视台的许可证受到质疑,格雷厄姆夫人和两名记者伍德沃德、伯恩斯坦也不断受到威胁,但格雷厄姆夫人没有退却,终于在风口浪尖上再次获得了成功,使《华盛顿邮报》成为世界级的大报,该报因此而获得了1973年的普利策奖。

渐渐地,格雷厄姆夫人能够越来越发挥她的影响力,她被誉为言论自由的旗手、激励女新闻工作者的良师、华盛顿好客的女主人和忠诚的朋友。她频繁出国旅行,与国外政要会晤,1980年任美国报纸发行人协会董事长和主席,成为美联社董事执行委员会委员,她还是鲍沃特·默西纸张公司、报纸广告公司的经理,哈佛大学约翰·F·肯尼迪政府学院顾问委员会成员,乔治·华盛顿大学、芝加哥大学和美国报纸编辑协会的董事。她在乔治敦的家中常常高朋满座,在人们看来,得到她的邀请仅次于得到白宫的邀请。乔治·W·布什的评价极富代表性:“她是一位真领袖、真淑女,是一代传奇。”

1998年,81岁高龄的格雷厄姆夫人因其自传《个人的历史》而获得普利策奖,她的事业由此达到巅峰。诺拉·埃夫龙在评价这本畅销的回忆录时指出:“她从女儿成为妻子、寡妇、最后成为一个真正女性的历程与本世纪妇女的进步过程惊人的相似。”

2001年7月17日,格雷厄姆夫人去爱达荷州的森瓦利参加一个会议,在人行道上摔倒,头部受了伤。随即她被飞机送到博伊西的一家医院,接受了脑部手术,但一直未能恢复知觉……享年84岁。曾担任尼克松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和国务卿的基辛格博士在悼词中说:“《华盛顿邮报》曾不屈不挠地批评我所效力的政府的方方面面。但这种表面的矛盾掩盖不了我对凯瑟琳本人的倾慕和喜爱……她在国家中的地位是无法替代的。”乔治·W·布什的评价极富代表性:“她是一位真领袖、真淑女,是一代传奇。”

 
 

Tags: , , ,

 
 
 

discuss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