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教授Myra Strober说家庭和职场两平衡

编者注:
Myra Strober是斯坦福商学院第一位女性成员,她一直都在思考女性如何平衡职场和家庭的关系。这篇文章原文刊登在最新一期的斯坦福管理期刊Re:Think上。
strober-myra-h
Myra,在1972年在斯坦福开办了一堂课名为“女性和工作”,74年,她又创办了女性研究中心,现在更名为 Clayman Institute for Gender Research. 40年来对于女性职业发展的研究探讨,究竟在Myra眼里有什么变化呢?
在平衡职业和家庭这两者之间来说,有什么新的动向吗?

比较大的变化就是幼教服务,40年前,从来没有儿童中心可以帮助母亲照顾孩子,如果你的家里没有人可以帮忙,你就得打电话去雇人来家里管孩子。那时候我要找保姆的时候,甚至都还不知道她们被叫做“Nanny”.

另一个大变化就是社会风气。我刚做母亲的时候,是属于很特殊的妈咪群。当时,我们小区除了我,只有另外两个妈妈是工作的,一个是单亲母亲,一个是医生。其他人都是在家里做全职太太,现在的话,除非你家境非常有钱,否则工作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对于爸爸来说,他们的责任也变了。需要给孩子换尿布,照顾幼儿,做家务,在我们那个年代,这些都不存在。

这些变化是怎么在职场上反应的呢?

我生孩子的时候,还没有产假,更不要说我先生放假了。但现在,新妈妈新爸爸都很自然被容许有时间来照顾新生儿。当然,和欧洲相比,我们的假期还微不足道,但是这已经是在改善的过程中了。

s26806155Sheryl Sandberg的新书Lean In成了畅销书,你怎么看?

我非常开心她写出来这本书!我们必须不断不断地提,讨论,向前一步,让企业支持女性的需要。我看到很多女学生,他们开始的时候充满激情,力争上游,但是伴随着孩子来临,或者第二个孩子的到来,他们的企业不再支持她们的家庭投入,于是她们也离开了。

你觉得解决方法是什么呢?

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我们应该有更包容和灵活的态度来看待他们的家庭角色。学校不仅是教育孩子的地方,也是帮助父母能继续得到职业发展的机构。所以比如说,暑假的时候,我们可以有不同的活动,或者有基金允许家长有带薪假。

今天的MBA女学生是什么样的?

他们很棒,也考虑的很周到。他们希望做正确的决定,很有趣的一件事是:当我们他们是否愿意嫁给一个居家的男人,让他承担主要的家庭责任时,很少有女性回答’愿意’。这些女性很有野心,可是他们仍然希望丈夫能经济独立,甚至比她们更成功。

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可以同时照顾家庭又有充实挑战的工作,特别是那些他们的母亲做到过的女儿们。但另一些全职母亲则担心他们的女儿无法兼顾家庭和工作。、

你对于要即将毕业的女性们有什么建议?

我总是告诉她们,“你可以做到。即使你想有自己的家庭,你仍然可以有成功的职业成就。”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选择嫁给谁。每年我都会收到邮件说上我的课的一个主要结果就是和男朋友分手了。我会回复他们说,我相信这一定很痛苦,但早点分总比晚分好。

还有其他的工作安排可以尝试吗?例如说兼职?

兼职一般都不太成功,除非是短暂的,或者你和老板已经很彼此熟悉了。我觉得我们需要尝试更多不同类型的在家里工作或者分工的模式,但是如果只有女性做这种尝试,效果不见得会好。

Laura Carstensen是我的同事,她曾经写过一本书 [A Long Bright Future] ,谈到说我们每个人的寿命都比过去长很多,但是我们的社会架构却没有大的变化。我们仍然在短短十几年里填鸭学生,然后灌输大家要勤奋工作,然后等着退休。等到70多岁,我们开始有大把闲暇的时间,而我们需要最多的时间反而是35岁的时候。如果说,我们可以让年轻的父母工作的时间少一点,但长一点,到70,80岁还可以做点小兼职,那么是不是会更好呢?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自: TEDxTheGardenBridge

 
 

Tags: , , , , ,

 
 
 

discuss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