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不做生涯规划

文/李家同(台湾清华大学荣誉讲座教授)

《天下杂志》要出一本书,书中全是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现身说法,说他们自己的故事。《天下杂志》也请我写一篇文章,讲讲我的故事,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一生也没有什么非常特别的遭遇,我想了半天,决定写一个我的特色:我从不立志,也不做什么人生规划。

369-3我很小的时候,有过志向,那时最想做的是当警察,因为警察的制服很漂亮,在街上一副很神气的样子。再长几岁,我就不再立志了。因为我从小就发现一点点立志没有什么用,如果我立志做一个非常普通的人,那个志愿一定可以达到,我在小学的时候,就发现要有非常大的成就,绝非易事,只有少数人会表现得非常杰出,我何必立志去做伟大的科学家或是文学家呢?也亏得如此,我现在已是快七十岁的老头了,如果当年曾经立志要出人头地,现在是要宣布失败的时间了。

我不但没有立过大志,也从未分析过我的兴趣,说实话,我从来不知道最适合我的工作是什么,我念中学的时候,没有生涯规划这个玩意儿,更没有兴趣分析这一门。回想起来,没有做这种分析,我也没有蒙受太大的损失,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事实上是不太可能知道兴趣之所在的。

举一个例,我当年念电机,是因为对无线电有兴趣,不懂电磁波是怎么一回事,等到念了电机系,才知道念电机必须数学非常好,电磁波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数学不好,休想搞懂电磁波。很多同学在高中时数学考得不错,就以为他将来可以念数学,其实大学的数学非常抽象,很少中学生在中学的时候,就能了解数学系念的是什么东西。

有的时候,我们即使非常清楚地知道兴趣何在,也用不上。举例来说,很多人喜欢写作,但是谁能靠写作为生呢?

我虽然不做生涯规划,却有一个好处,总把目前的工作做好,我认为这样就够了,做学生的时候,我好好地念书,这使得我比较轻松地拿到了博士学位,拿到博士学位以后,我没有四处找事,第一个单位给我一个工作,我就去做了。那个工作是要做研究的,我就全力以赴,使我在研究上开始小有名气。当时我在美国,几乎所有在美国的留学生都不肯回国工作,理由很简单,当时国内的环境太差,和美国没得比。我回国以前毫无规划,只知道我喜欢替中国人做事。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回国以后,在清华大学的几十年内,我的学术声望提高了很多,如果我留在美国,决不会有现在的学术声望。

我做暨南大学校长的时候,总以为自己可以做很久,没有想到,没几个月就鞠躬下台了,这也是无法规划的事,但是我也无所谓,我现在是一个阳春教授,就全心全意地将书教好,我从来没有料到,可以在短短几年内,学了不少新学问。

总结一句话,生涯是很难规划的,我们通常会碰到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抓紧机会,将目前的工作做好,你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出人头地矣。

 
 

Tags: , , , ,

 
 
 

discuss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