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Recap: 一个传媒人的10年回望

编者注:
每次沙龙都有朋友在微薄,微信,短信上询问有没有录音录像,目前我们还没有足够的人力和资源做记录,唯有透过现场观众的片段记录给大家解解馋。笔下的总没有现场谈得尽兴,有时间还是来现场多听听吧!
文/吴骁轩
Untitled作为大学刚毕业的90后,我一直在茫然20岁应该如何度过,看到许多学长学姐在毕业几年里做得风生水起,也好奇如何能让自己像他们一样出色。来了周日的聚会,发现这个问题不仅仅只有大学毕业生有,MBA的学生也会有,工作几年的想要转换报道的师兄姐也会有。100多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2个小时的对谈问答终于让我本来忐忑的心情有所安放。
在传媒行业做了10多年的刘总,不仅在央视做过剪辑,在小马奔腾做过制片,更曾经在互联网第一次爆破的时候大胆地开过视频网站公司。虽然最后因为市场低迷,整个行业的硬件设备有严重的不足无法实现盈利而不得不结束创业,但在刘总看来确实难得的宝贵经验。

在整个演讲过程中,他都不断提到要“多尝试”。

而这种尝试又不是漫无目地的发散,随心所欲的今天打渔明天晒网,而是有一个中心思想,比如说围绕着传媒行业在不同的角度看看,即担任技术剪辑工作,又做过场记(能贯穿整部剧的前后),处理大大小小不同问题的制品人,还有和互联网嫁接的科技新形态。也就是因为能在不同角色,不同岗位都身先士卒地体会一把,才能管得住几十人的团队,几百人的公司。

这个问题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不容易。比如说就有现场的同学问:20多岁如果一直在尝试,等到30多岁有家庭,精力不够,又怎么能再有力量做好事业呢?(笑,原来不仅女性担心自己30岁后精力不足,男性也有同样的顾虑)

对于这个问题,刘总解释说:“如果担心自己30岁后精力不足,那么可以设定时间是25岁。25岁做些尝试,然后25岁后开始专研某个领域。尝试的重要性不是形式,而是能给自己多个角度了解世界和社会的需要,而不至于几十年的光阴虚掷。”

IMG_0678

对此,刘总还以徐静蕾举例。作为女演员,徐静蕾以知性的形象而被大家认知,但是知性女性并不少,而她之所以一直被票房宠爱,也得利于她做编导,做杂志出版人的尝试。这些尝试全面地塑造了她的知性女性形象,也帮助她更好地扮演了女演员的角色。

一直喜欢徐静蕾的我,从来没有细想为什么那么钟爱她。其实明星和大众的距离是很遥远的,但每次看到她的出演都会感到心仪,也许正是她做过许多尝试后对于整体气质和形象的潜移默化的改变吧。

另一个我感兴趣的话题,就是关于“圈子”的。

每次来TEDx,都可以听到不同领域的不同声音,首先是感到很惊喜。曾经我也幻想做个记者什么的,可以了解丰富多彩的世界和圈子。这在刘总的分享里也被提到,他说:“我不太赞成圈子这个定义。首先,有圈子是为了把圈子之外的人屏蔽掉,形成保护的护城河。但是,我觉得行行相同,殊途同归,所以平时多听听不同行业的人想法不仅可以帮自己拓展支持,也可以启发对现在做的事情的体会。我不认为这是跨界,跨圈子,我觉得这是社交最自然的方式。”

这段话始终让我印象深刻。

以前我总觉得跨界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但其实,自然的状态就是互相关联,互相支持。回想大学时代,许多不同专业的同学联系就少了,不同城市的就更少了,这种将人分群分类的方式估计要再花上几年的时间,重新建立回来,也是我们教育方式本身的短视吧。

最后还有许多人提到万达未来的部署,还有媒体行业的趋势。实在因为我自己的阅历也很浅,听得半知不解的,只记下了比较好玩的部分。

IMG_0689

有个做出版社的朋友问说:媒体人一方面面对下面消费者越来越挑剔不愿意买单,一方面面对上面的审查制度遏制创新力,怎么才能突围?

刘总举了个例子说:其实面对审查制度,只有不断去拱那个天花板,这样拍行不行,那样说行不行,因为政策并不会说得很明白,不会说警察不能死,不会说妖魔鬼怪不能拍。但是你看,画皮卖得那么好,然后就变成“妖精”是可以拍的,虽然鬼还是太唯心主义不够唯物!而面对消费者和盗版,技术的发展是硬的趋势,对于媒体人来说,可能要想得是怎么能提高盗版成本,有什么样的体验是盗版给不了的,那么我们对于消费者的价值就会被认可,自然也就有人会买单了。

2个小时过得太快,许多精彩的分享还来不及细述。最大的感触还是刘总特别谦逊的个性,身在浮夸光鲜的行业,还有这份低调和踏实,对于许多20多岁的年轻人来说,是最好的言传身教。期待下次的沙龙能再认识不同行业的出色师长!

 

欢迎转载,请注明出自: TEDxTheGardenBridge

 
 

Tags: , , , , ,

 
 
 

discuss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