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女老板:咨询公司总裁Sarah Butler

作者:马新莉    来源:《职场》

baixinhui

白欣慧(Sarah Butler)

博斯公司大中华区(北京、上海、香港和台北)总裁,博斯公司全球董事会成员。负责领导博斯公司在大中华区的医疗与金融服务咨询业务及全球保险咨询业务。她拥有20多年的咨询经验,为亚洲、澳大利亚、欧洲等地的客户提供以能力为驱动的战略、市场渠道供应、组织架构变革、合作模式和绩效管理等方面的服务。

一般在咨询公司里,女性高层管理的比例不会超过20%。工作压力、长期出差、复杂的业务让女性很难做到平衡。但是,总有例外的。

一位博斯北京办公室的员工,现在仍记得第一次跟Sarah见面握手时的感觉,“她的手很软,不像一般的职业女性那般用力”。一直以来,我们对咨询公司的女老板大体会有这样的印象:“哇,那些女人中的战斗机!”但是见白欣慧(Sarah Butler)头一眼,你不会被她的气场所“震慑”。她金发高挑、举止优雅、英式口音、不笑不说话。

但是她的雷厉风行也许藏在皮袍之下,她的一位下属印象最深的是,她讨论业务时“在纸上边画边说,用20分钟就把该金融领域项目在整个澳洲和英国的商业模式娓娓道来”。

20年来兼顾“空中飞人”和“好母亲”的角色,白欣惠已经在公司内部成为传奇,四个子女始终不离她左右,现在又全部跟到了中国。

5年,4个孩子!

刚从剑桥大学毕业那会儿,Sarah有着高材生们共有的雄心,“咨询顾问”这个词儿在她眼里,代表的就是“有趣”和“酷”。试问,有哪个职业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接触到很多不同的行业,站在高层管理者视角考虑问题,而不必像一般的公司必须从底层一点一点仰望?于是她开心地加入博斯咨询,成了一位很“酷”的顾问。

先在伦敦工作几年后,她就回到了老家澳大利亚,此后一直在亚太区工作了将近20年,基本上与博斯共同成长。在加入公司的第10个年头,2000年,她凭借优秀的表现成为了合伙人,也在同一年,她生了第一个孩子。公司为了支持她的工作,允许她作为“高级战略咨询顾问”,每天可以只工作60%的时间。这样的情况持续了6年左右,因为她在5年内连生了4个孩子!

个人生活与职业节奏的冲突,是咨询业女性从业者们永恒的苦恼。Sarah的“两不耽误”,无疑在博斯内部树立了一个鼓励性的好标杆,但其实她身上彰显出的,更有一种在难题中勇于突破求解的勇气和智慧。如果你自己设身处地地自我想象一把,会发现这种上至道路方向、下至时间点选择的时刻,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比比皆是。随大流或者“急事急处理”,都无法让自己摆脱随波逐流的宿命。

Sarah面临的同样是难题。有一些同事很早就完成了生育使命,还有一些在进公司几年之后选择去商学院读书,在读书期间怀孕生子。Sarah认为,很多人都在有了一定的职业成就之后,才去进行下一项人生的主要工作,她也很赞成这种做法。但是在不同的时间点选择上,可能会面临不同的挑战,她的建议是不要太晚。至于如何去定义职业成就的大小,就因人而异了。总体上来说,Sarah觉得在进入咨询业的头两年,趁年轻多学一些东西毋需多言,尽量去多接触一些复杂的业务,其实是给自己更多的选择余地。在公司内外建立起一些声誉之后再去处理个人的私事,将来不但回归公司更加容易,在工作的选择机会上也会更加宽广。Sarah很愿意主动向女下属们“推销”她的成功经验,在公司也在着力营造一种氛围,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让大家都能去做想做的事情”。的确,当尽可能地了解到解决事情的所有可能性之后,风险和成本都会大大降低。

但是,要说谁在刚工作时就对自己已经做好了20年的人生规划,基本都属于言过其实。Sarah说自己职业中最大的意外,就是没想到会在公司一待就是20年之久。原本都是年轻人惯常的想法,工作几年,去读个好的MBA,然后再想想要做什么。但是咨询业最初吸引她加入的魅力经年不变,帮助客户解决实际运营中的问题,使得自我价值感得到极大满足,对企业、对社会都产生着真实的影响力,让她一直舍不得离开。

对于长远的规划,Sarah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在机遇来临的时候抓住它。在她的家乡澳大利亚,人人都爱玩冲浪。浪来的时候,一定要刚好冲过去才能成功,所以抓住这个时间点做对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同样要做足准备、耐心等待,迎接“冲出去”的那个时机。主动寻求机会,是Sarah的长处。来中国工作,就是她主动向公司提出来的。“我觉得一方面从业务角度来讲,中国是个很大的市场,对于职业发展来说无疑会有很大帮助;另外一方面从我个人来讲,我希望我的小孩能从小在中国市场接受这边的教育。”四个孩子现在都就读于北京的双语学校,他们让妈妈非常羡慕的是,“中文说得可棒啦!”

再优秀的咨询顾问也不会永远对所有问题都有答案

一个好的咨询顾问应该万事通,但绝不是全能神,亦如常人一样,总会有搞不定难题的无力感。Sarah人如其表,用下属的话来说就是,“特别地积极乐观”。咨询业在很大程度上是帮助客户解决复杂问题,比如如何制定战略决策、如何实现战略方针、如何进行人才管理等等,顾问们经常要面对的就是如何将“大问题”拆分为各种“小问题”,然后一一去化解每个小问题,最终实现攻克大问题的目标。但有时会发现,不管在工作还是生活中,有些问题确实很难解决,如果尽力之后仍无改善,此时就要学习如何去接受它,自怨自艾是不顶用的。随着时间推移,你会发现有些问题可能迎刃而解,而有些问题会找到新的解决方法。

从业很多年后,Sarah承认自己的一些个性受到了咨询工作潜移默化的影响,她总是希望能够做到比目标更好,即使这意味着她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比如说,她已经费了很多心思去协调工作和个人生活之间的平衡,这在公司内部人人有口皆碑,但她总觉得还有提高余地,所以坚持明确的工作时间,以便留出时间给自己及家人,陪伴四个孩子的确让她忙得团团转。

一个顾问不可能仅凭着所学的那些书本知识就获得成功,而是要同时具有能够改变现实的实践经验。博斯公司在全球以“实践战略家”而著称,擅长于将战略转化为执行力,实现这个转化的过程中,公司特别需要具有实践经验的顾问来共同实现目标,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少一些理论、多一些实践,可以发展出更加落地的战略,也更容易成功达成战略。那些MBA毕业生和直接来自于实业的顾问,他们已经从之前的工作经历中获得了这些实践经验。学会智慧地处理理论与现实,对工作和人生都有莫大的助益。

Sarah感慨地说:“生活总是有起起伏伏,但是不管有什么事情发生,好像在最后总是会解决。”在人事方面处理过的一些事情,大概是这位乐观大姐遇到的比较大的挑战了。如何保证对团队里每个人都公正,是领导者最头疼的问题。曾经,Sarah带的团队里有一些成员要么自己的表现不够好,要么跟整个团队的合作不够好。而咨询极其需要良好的团队协作,怎样处理才能保证既对这个表现不好的员工公平,又对团队里的其他人也公平,Sarah觉得“蛮难的”。后来她决定去做好两件事。第一,让所有的人都有发言权,不听一家之言,让所有人都有机会去从自己的角度去阐释事情的原委到底是什么样子;第二,坚持公司的原则和价值观,同时保持一致性和延续性,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还有一类是业务上的困难,估计是全世界的咨询顾问共有的最大的无奈。客户遇到经营困难,就把咨询公司当做救命稻草,一定要死马当活马医。但客户在经营上的问题之严重,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扭转,咨询顾问肩负把脉、看病、扭亏为盈的重担,压力之大可想而知。Sarah还是那句话,问题总是层出不穷,最后都会得到解决。尽力,不抱怨,坦然接受结果,是她在咨询业打拼20年取来的真经。

女顾问们,不要一个人在战斗

在博斯北京的办公室转悠,进进出出到处看见的都是女孩子,从前台到老板,从顾问到行政。Sarah刚从澳大利亚到北京的时候,看到她的中国下属们女性比例之高还“惊叹”了一下。博斯中国的雇员一半以上都是女性,高层中女性比例也超过20%。Sarah特别提到最近博斯公司刚刚发布的一个名为《女性新势力:十亿职场女性的经济驱动力研究》的报告,根据各国领导对女性经济主体的赋权情况对128个国家进行排名。在中国企业的高管层中,女性担任CEO的比例达到19%,在全球范围内属于表现很好的。

女性咨询顾问在这个行当中除了拼学识、拼能力、拼沟通,还要像男人一样拼体力、拼意志,在外人眼中,是职场里一个迫切需要“泯灭”性别差别的一群人。但是Sarah对此显然没什么苦大仇深的吐槽。咨询顾问除了做好坚实的研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跟人打交道,女性在这种软性技能上是非常有优势的。以Sarah自己来说,跟客户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在澳大利亚的时候,她经常跟客户带着各自的孩子一起参加户外运动,有很多超越工作之外的感情联络。如今搬到北京,她笑称也许情况有所改变,不一定是共同运动了,但总还是有其他合适的方式。

她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基本没遇到作为女性顾问受歧视的情况。当然也有客户迷信长满灰白头发的资深男性顾问,但是因为一般都是以团队形式去服务客户这也不成问题。从职能角度来说,无论男女,咨询顾问都是非常专业的一些人,既需要有男性突出的行业经验和能力,同样也有女性温柔的沟通技巧,对客户提出的问题在整体上都能很好地去面对。

但是很多咨询业的年轻人,尤其女孩,几乎都有压力过大、三餐不规律、身体亚健康的问题,Sarah坦承这种情况在中国尤为明显。由于压力巨大,中国员工比其他国家的员工更加努力工作,一个良好的、持续的工作生活平衡,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Sarah自己摸索的成功经验,首先尽量在周末不安排工作或者不工作到很晚,她是每周会做一次瑜伽,至今坚持了15年,她很喜欢这种放松的方式。另外,需要通过度假来实现彻底放松,这是一个可以让她关掉黑莓手机的途径(为了抑制自己某种程度的黑莓强迫症,Sarah曾经让丈夫把她的手机藏起来)。

女性具有发言权是很重要的,让上司和同事都了解你的状态,是获得减压帮助的一个绝好手段。博斯公司最近举办了一次博斯亚洲女性会议,面向博斯中国及亚洲其他办公室的女性,Sarah看到很多女同事都喜欢这个活动,原因在于,通过深入交流,大家可以了解到很多女性都面临着同样的压力和挑战,并且意识到其实“我并不孤独”。“在诸多问题面前,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设立一个非常清晰和合理的期望值。作为女性来说,不管是从工作还是家庭角度,往往我们都给自己制定了非常高的期望值。其实上司未必一定需要你如此超额、超负荷地去工作。如果他们了解情况的话,反而也许会很担忧你的这些压力,会去帮助你分析哪些确实是亟需执行的工作,而哪些则没有那么重要。”

当然,在追求内心的丰富和快乐之前,先要了解自己快乐的源泉来自于哪里,然后才明白怎样去平衡。今年97岁的老祖母是Sarah一直追随的人生榜样。“她至今仍然还在继续关注和追求那些她感兴趣的事物,比如考古、艺术、古典音乐她每天坚持游泳,在如此高龄还在无微不至地照顾身边人,因为她从来不觉得自己老!我希望自己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也能和她一样实现如此完美的平衡之道。获得越来越多的财富从来都不是激励我一直向前的动力,相比较于金钱,我更看重于来自内心的长久快乐感,这种快乐感可以来自于工作,也可以来自于家庭。当有一天我们老去并回首往事的时候,这些才是最最重要的。”

下属眼中的小清新Sarah

还记得跟Sarah的第一次接触吗?她给你的第一感觉怎样?

A1:Sarah是我在公司的导师(“导师-学员制”属于我们公司的员工辅助计划,总监及以下级别的每位员工都会有各自的“导师”,对他们的工作、生活、学习进行辅导和帮助),跟Sarah的第一次见面是2011夏天在她的办公室,那是我们第一次“导师-学员”谈话。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亲切、随和,和她谈话一直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至今都是如此。

A2: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工作日,北京办公室的一位总监说要介绍刚来中国的合伙人——也就是Sarah跟我们认识。我跟她握了握手打招呼,她的手很软,不像一般的职业女性那般用力,笑起来非常阳光,配上她的英式英语口音显得非常优雅。我当时在准备公司的年会,我向她介绍了年会的节目准备进度,她主动要求参与到年会中来,和我们新进入公司的顾问们一起表演。虽然后来因为她太忙,未能成行。不过这样的机会今年还是实现了,她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非常用心地参与了我们的节目制作。

A3:我和Sarah第一次接触是在2011年夏天,在一个美国电子支付市场进入战略的项目上。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非常有亲和力,很喜欢笑,总是对我们的团队工作给予肯定。同时,她有很强的客户沟通能力,每次我们跟客户开会,Sarah总是充满活力侃侃而谈,她能很好地把握市场情况,并详细分析客户的潜在市场机会。而且,Sarah具有非常广博的知识积累,每次我向她咨询问题,她总是能说出很多有价值的想法,甚至发给我们提供很多有用的材料。

你觉得Sarah是位典型的领导者吗?

A1:Sarah是我的榜样,我最敬佩她的是她能够很好地平衡她的工作、生活和家庭。在如此快节奏和高强度的咨询业,女性领导原本就已经很少,而同时又能在不牺牲家庭的前提下取得事业成功的女性领导就更是稀少了。此外,她也是个很愿意分享,并且愿意帮助他人成功的领导,比如她经常关心我的家庭和生活,和我分享她是如何同时兼顾家庭和工作的。例如,她在孩子年幼的时候,坚持每天六点回家,接替保姆照顾小孩,然后安顿小孩入睡后自己再开始工作。这些经验对于我这个年轻的职业母亲很有借鉴意义,也增强了我选择咨询作为长期职业发展的信心。

A2:我听说Sarah很年轻就成为合伙人了,但她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过她职业生涯中的这些成就,更多的还是专业上的沟通。记得有一次我们做一个金融领域的项目,需要和Sarah讨论我们悬而未决的问题,她在纸上边画边说,20分钟就把该项目在整个澳洲和英国的商业模式娓娓道来,让在文山数海里苦苦寻求答案的我们一下子豁然开朗,可见她深厚的行业知识和分析功力。

A3:是,也不是。“是”是因为她具有很强的亲和力、客户沟通能力和宽广的知识面,这些正好是一个好的咨询公司领导者的主要特征。这些特征既帮助她建立良好的客户关系,又使她能够很好地进行内部团队管理。至于说她“不是”典型的咨询公司领导者,是因为她同时是四个孩子的妈妈,这在别的咨询公司领导层中非常罕见,能够在充当“空中飞人”的同时担任好母亲的角色是很难得的

 
 

Tags: , , , , , ,

 
 
 

discuss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