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中的女人-这地儿,我做主

文/彦                                出处:看电影

p1734930026  p1987715181

男女二字,七画男,三画女,七三合起来十全十美,是个完整的世界,可这世界里男的占了大半,女的微乎其微。职场也是个世界,比汉字的关系还残酷,女人打拼,豁出血来未必砍下江山半壁。

职场的游戏规则,男人制定,男人遵守,男人主导。若不是战争打得男人不剩几个,女人连染指的机会都没有。乐观的女人们踏进男人的修罗场,以为从此有了话事权。到头来不过是被男权操控的傀儡。譬如那个单纯热爱拳击,不顾世俗眼光坦荡走进拳击馆的麦琪。寻梦中的跌宕与苦痛,她比任何男人都顽强、勇敢的面对,只因“拳击是唯一让她觉着活着的东西”。可是不要忘记,教练是她的魂,若没伊斯特伍德的照理,麦琪永远不理解拳击的意义。她是站在男人的肩膀上闪耀的星,一度让你觉得女权就这么华丽的复兴了。可好莱坞不给她这个命,麦琪倒在了女权复兴的舞台上,靠教练(男权)完成她的死,踩在男人规则里的血,还是靠男人来清理。[沉默的羔羊]里的克丽丝,选择从事极度危险的FBI,更是个男性为重心的职业场,克丽丝被视作警局中的花瓶,不出任何人的意料。汉尼拔太强势,谁面对都招架不起,克丽丝的反抗显得女权微弱体现不出意义。轻易答应了交换经历,换取汉尼拔的指导,男权在诱导中挖掘女权的根底。不过这次,好莱坞放过了她,在破案过程中,她扭转了依赖汉尼拔帮助的局面,她的机智勇敢,强大的抗压能力同样扭转了女性的悲剧结局。

职场的确是现今女性实现自我价值的一大方式,但是随着现代商业竞争,社会分工种种,也造成许多新问题,比如女性形象的物化和异化,女性和男性之间更强的敌对意识……所以更重要的是在女性职场化的过程中女性自我的不断修正。

p1802850093   p458323215

试图打破规则或许会遍体鳞伤,但完全遵照陈规旧历,你可能又会迷失自我。男性主导的职场,女人要么忍,要么狠,生存于职场中的女人,仿佛只有两条活路,要么把自己变成男人,要么就成为女魔头。而电影[时尚女魔头]给了观众新答案:你完全可以选择做你自己。安妮·海瑟薇有了上进心,渐渐发现自己在追求成功的道路上,迷失自己。徘徊在做自己还是成为另一个女魔头的十字路口,海瑟薇潇洒地抛出手机,女性的自主性荣光闪耀——抛却工作的奴役和压迫,做回一个真正的、生活的自我。对于女性自我的生存与未来,徐静蕾的[杜拉拉升职记]里虽然表现的不比[时尚女魔头]中更清晰,但她却是双重的一种独立,不仅杜拉拉没有让自己完全异化成一个职场机器人,徐静蕾自己从第一部的[我和爸爸]中的父权,[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里的为男人自我牺牲中解放出来,开始书写现代女性自己的传奇,或许稍显稚嫩,但那种为职场女性开辟新路的尝试,在女人试图改变游戏规则的时代里,显得更加重要而有意义。

 
 

Tags: , , , , ,

 
 
 

discuss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