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更多理性思考和声音”

文/港女囡囡

编者注:

囡囡是我在香港念大学的同学,转眼港漂了已经8年多了,从不会说广东话到熟练地穿梭在港岛九龙新界,走访各路英雄豪杰,比普通香港人都更清楚发生了什么大事。她看自己是港女,也是上海囡囡,自然切换,好不乐乎。

hk0410e3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日前在香港发表演讲说:“一个地方法院,不能宣布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是无效及违法……如果法官知道中央与特区的关系,便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她的演讲被某些舆论批为“影响司法独立”。这场风波究竟是怎么回事?香港社会、法律界为何对国家主权及中央和特区关系认识不足……带着上述问题,时任《环球时报》记者的囡囡对梁爱诗进行专访。

您的演讲被外界指为“影响司法独立”,这是怎么回事?

梁爱诗:这次演讲引起部分政客、媒体反弹,实在出乎意料。首先要指出的是,这是一次学术演讲,我一共讲了十多个案件,涉及临时立法会、国旗法、居港权、中学派位、乡村选举等很多方面。其次,所谓“司法独立”,不等于法官不能被批评,而是任何人不能批评法官影响其判案。美国总统也曾屡次批评法院裁决。我所谈及的问题与正在审判或将要聆讯的案件无关。至于我作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的身份,只是一个咨询的角色。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在正式法律解释外所讲的,也不能影响法官判断,我的话更不可能影响法官裁决。

前香港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也说,每个人,包括自己在内,都有言论自由,不会因为这些言论使司法独立受干预。这次风波之所以引起反弹,很大原因是外界对“一国两制”、“司法独立”的理解有偏差。公众常有误解,传媒也不了解,或者是故意不了解。有人利用政客和公众的误解,利用目前社会上的种种不满,故意误导市民。现在的香港需要更多理性、冷静的思考。

您提到香港社会、法律界对国家主权以及中央和地区的关系认识不足,为什么会这样?

梁爱诗:“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虽然在香港实施已经15年,但香港社会对这些概念的理解仍有不足。很多人简单地将“一国两制”理解为,除了国防、外交,中央什么都不能管。这是错误的。要了解“高度自治”,首先必须正确认识中央和特区的关系,以及香港的法律地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把高度自治的权力授给香港,条件是特区必须按《基本法》规定行使行政、立法和独立的司法权。《基本法》在多个方面定明中央权责,例如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命、政制发展的参与、司法互助与外事等。因此“高度自治”必须在《基本法》的基础上理解。

殖民统治期间,港人的国家观念薄弱。回归前的司法界,过半是外籍人士。无论法院或行政人员,对主权认识不深,只懂以普通法原则处理问题。而《基本法》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按照中国的法律制定,不能单从普通法来解释,有时还须从它的精神去体会。由于两个制度不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解释在香港有时被认为是中央对特区的干预或影响司法独立。其实,由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是香港宪政的一部分。人大常委会只解释《基本法》,不解释特区的法律,也不审理特定案件。因此,并不构成干预或影响司法独立。

香港回归以来经历4次释法,其中一次是由法院提请,三次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或国务院提出,其中涉及的两件案件审判,法院都接受了人大常委会的法律解释。因此它们的合法性已经被香港法院肯定。

您如何评价香港回归15年来的法制发展?

梁爱诗:有些人认为,“五十年不变”就是香港的一切事物停留在1997年6月30日,什么都不变就是成功。这是错误的。“五十年不变”是指中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不变,并非香港的所有情况不变。

法律制度本身就是不断变化的。很多事情都和法律制度一样,都处在发展过程中,在变化中引起争议。我们不能因为遇到一些法律上的纷争,就说法制被破坏了,也不能碰到一些问题,就下论断“一国两制”是失败的。

香港有稳定的制度,受《基本法》保障,不会轻易改变,这是长期打下的基础。同时又有灵活的普通法。这两方面应该结合起来,而不是相互对立。在这个磨合过程中,当然会出现一些问题,但我并不担心。在争吵的表象之下,香港社会制度依然稳健。

很多人都说香港目前社会高度政治化,您怎么看?

W020080912366142360095梁爱诗:目前的香港社会缺乏正能量,有些人只看到负面,而很多看到正面的人都没有出声或不敢出声。

扰攘许久的国民教育课程争议,很多反对者以“为了下一代”为由,不希望被“洗脑”,但其实真正看过课程指引的又有多少人?国教课程招来社会强烈反弹,其实无关“洗脑”,是社会政治化的结果。现在的香港还有人用殖民地时期的旗帜表达不满。与其说是对过去的怀念,不如说是对现实的不满。这种情绪只会继续加深社会矛盾,对香港发展没有益处。

香港目前有很多问题,但是解决这些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必须一步一步来。如果什么都跟政府作对,然后又说对政府不满,其实是不负责任。香港管得好不好,不仅是特区政府的责任的,也是每个市民的责任。言论自由、法制都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我们向往民主,必须有宽容之心,才能海纳百川,因此我希望理性的声音,无论支持或反对,都能有充分表达的机会,也希望大家都有勇气讲出心里话。

 
 

Tags: , , ,

 
 
 

discuss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