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何飞鹏学包粽子

又到端午时节,看到卖场堆放的一盒盒精致粽子礼盒暗想现在还有多少人自己包粽子呢?何飞鹏是一位,他既是台湾城邦集团(旗下有商业周刊)的老总,又是笔耕不止的写手(出版过自慢-社长的笔记等),看他说自己怎么在十岁不到就学会了包粽子。

201164153730684我很会包粽子,包粽子开启了我一生的学习经验。

那是约略8,9岁的时候,祖母和妈妈带领我们一起包粽子,小孩其实只是一旁凑热闹的角色,但是我也想试试看,老祖母疼我,只好让我一起试试看。

祖母先示范一次,告诉我怎么叠竹叶,怎么放馅料,怎么折棕角,怎么绑草绳。接着我就自己试试看,第一次可想而知,粽子一定不成样子。

在多次尝试后,我开始体会祖母所说的每个步骤,我发觉祖母只说了大要,但许多关键性的细节她没说,长大后,我知道祖母是个会做,但不会教的人。

试了几次不成功之后,我决定一步步跟着祖母的方法做。我看着祖母包粽子的每一个步骤,观察每一个细节,看了四五次之后,我自己试了一次,看看到底哪个步骤不顺,我再停下来看祖母怎么做,再看几次,再试试看。

其中捏棕角的部分,祖母总是能包出很漂亮的粽子菱角,我问祖母怎么弄,祖母告诉我要把内陷填实,才能捏菱角。

一个男孩会包粽子,而且会包很漂亮的粽子,当然获得众多大人的称奇和夸奖,而我自己也获得很大的成就感。以后每年端午节,都是我一展身手的机会。

在学会包粽子的过程,我自己摸索出一套学习的步骤:如果有人教,就要仔细的听。我仔细的听祖母教,然后尝试照着包。

但真正的学习,不在教,而在自己的摸索学习。我在照着祖母的方法做,不是很成功之后,我试着自己揣摩。

用眼睛观察是我学习的第一步。我盯着祖母包粽子的过程,仔细观察每一个步骤:如何选棕叶,如何折棕叶,如何拿棕叶,如何放馅料,如何填实馅料,如何包粽叶……刚开始分不出这么多步骤,但多看几次,我分解的步骤越多,我理解的包粽子也越深。

除了看之外,我也仔细听所有人的对话,了解他们的经验。

接着是照着我观察到的方法做,做的同时要想,要分析刨出来的粽子好不好看,其中有问题时,就要问。

我摸索出来的学习步骤是:看,听,做,想,问,分别用到了五个器官:眼,耳,手,心,口。这是学习的要素,我在十岁前,就从包粽子中得到启蒙。

 
 

Tags: , , ,

 
 
 

discuss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