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中的女人-孩子,比你重要

文/宝饭                                   出处:看电影

毕加索畅谈驾驭女人的方法时,说过这样的话:“当你已不能拴住一个女人的心,那就让她为你生个孩子吧”。这句颇受女权主义者诟病的话,不光是男权主义者的观念,还是一种普世认知——对于母亲而言,为孩子妥协自己,来得比什么都有意义。若妻子是女人的身份转变,母亲便是女人生命的转变。圣母是耶稣的缔造者,她需受人膜拜。女人做母亲,生命从此进入双轨,像两头点着的蜡烛,一头燃着为孩子,一头烧着为自己。浑然一体的孕育,分娩的疼痛,哺育的劳苦,母亲是女人最伟大的标志。

p729625268   p654537436

孩子牵扯女人的精力,多数女人会依顺在男人身边,这是男权社会下不争的事实。看看[弗里达]里迭戈·里维拉的前妻卢佩,身为下堂直言讽刺新妻。劈头盖脸一句:“你是个瘸子残疾人,你不会有迭戈的孩子。”震得弗里达五内俱焚。这是母亲的选择,为了孩子前夫不爱我又如何。

然而异数是存在的,譬如许鞍华[天水围的夜与雾]。面对一个软弱无能吃低保、好色善妒又施暴的丈夫,王晓玲为了孩子,完成了从“我先生姓李”到“我叫王晓玲”的自我转变。当家暴发生在五十年以前,女人为了孩子只能忍。而在女权口号高涨,思想相对解放的时代与社会,看看李阳的妻子,同样为了孩子,母亲的选择不再是忍,而是叫男人滚。

催生《滨河大道》的动机,是妻子有了儿子便忘了丈夫。而当丈夫从实体变成了符号,从具象变成幻象,譬如死亡、离婚、落跑。那么为了孩子,母亲的选择对抗得是父权社会。丈夫消失的刹那,[唐山大地震]的李元妮输给了父权,她的世界崩塌了,女儿方登和父权割裂的观念却悄然竖起,命途从此出现别样天地。活在亡夫阴影里的母亲,永堕自责的地狱。活在放逐里世界里的孩子,不断追问女权在哪里。为了孩子,母亲的选择是被逼无奈。李元妮的一跪,是父权的忏悔;方登的哭泣,是女权的宽容。

p1448534000   p562547490

狂风席卷,黑斗篷包裹的不是法国中尉的情人,换成[浓情巧克力]中奋力前行的母女。没有前者任凭风吹雨打惊鸿一瞥地摄人心魄,维安妮同女儿艾诺选择沉默对抗狂风,但心里仍有一团火。在那个女人只能围着锅台转的时代,单亲母亲为了孩子而工作。自由、流浪、解放的因子幻化出巧克力,魔幻地迷醉了小镇,成功挡住来自镇长的父权压迫。

命运喜欢折磨人,尤其是善良而纯洁的弱者。拉斯·冯·提尔拿母爱包裹冷血,在[黑暗中的舞者]里暴露无疑。“唯一的薪水”有着圣餐杯的含义,除莎玛外的所有人都因灵魂里凝练了冷血而不配拥有。选择说谎以完成邻居的体面,选择犯罪以完成自己的心愿。母爱是脖子上的绞索,为了孩子,她选择牺牲自我。母亲的选择告诉人们这不是最后一首歌,因为他们不了解母亲,当母亲叫它最后一首歌时,它才是。

 
 

Tags: , , ,

 
 
 

discuss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