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中的女人-羞耻,撕掉

文/猜猜                                   出处:看电影

p10058386431536年雾霾阴森的英格兰,亨利八世以通奸罪的名义处死了第二任妻子安妮·波林。而他自己一生当中则有过六次荒唐婚姻,多数都是从贪恋情妇开始。无论大时代如何洗刷人类观念,男人经历过多个女人便能修成正果,女人经历多个男人则沦为烂货,这种在性别上不平等的论调从未消停过。波伏娃不客气地指出女性这种性别并非先天,是后天被男人压制成的“第二性”。

即便到了今时今日,大多数女性仍旧被迫处在货品状态,个人幸福的追求始终被拴缚于“跟男人的结合”。妻子身份于是最终成为她们脖子上的狗链,她们不是《圣经》中被男人呵护在怀里的肋骨,而是沦为曹操筷子里的鸡肋。

源头在于生理上女性始终处于约定俗成的“劣势”。在她们初为少女的骚动期她们常常是怀着哀伤的羞耻心,大多女孩都尝试过乳房发育让她们不敢挺胸。又有几个女人敢毫不避讳地说我爱我的阴道,就跟说我爱我的头发一样轻松?人们把“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理解为一种轻贱,而不是美好的自然本能。

男人则不同,连埃菲尔铁塔的建造都是为了阳具崇拜,人们脱口而出的脏话里也少不了他们的性器官,光是这些就足以让他们傲娇。你会看见[末路狂花]中的塞尔玛像个女仆一样唯唯诺诺地给丈夫戴手表,不过是因为他养着这个家,她便成为了附属品,婚姻就是长期卖淫,无谓情感,丈夫也丝毫不顾及妻子的情绪。终于她选择离开这种生活,一路上以父权世界所露出的丑恶嘴脸为诱发点,当陌生男人试图强奸塞尔玛,露易丝悲恸地用枪指着他,对着他说:“当女人这样哭泣,这表示她不开心!”这话是种控诉,她的眼睛里含着掷地有声的泪,她是要喊出整个社会对女性群体的漠视,而男人表现出的轻蔑以及继续用“性”来侮辱她的时候,女友露易丝一枪崩了他,这一枪是革命性的一枪。只是导演悲观地在影片结尾预言了女性面对男性权力包围下的无助。

p1000320095作为女性,她们局限于生理的自然性,就连性,女人也不能像男人可以逞一时之快。她们陷于孕育的恐惧中。如果她们难以承受生命之重,则会被社会家庭指责背离一个妻子的职责。爱波的[革命之路]就走得血迹斑斑,她手刃了自己腹中的孩子后,冷静地站在窗前,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作为妻子是被动者,当她终于可以只为自己做选择,她才能得以释放。就像[美好时光]中的伍尔芙选择为了自由去死。

如今朱莉最打动人心的莫过于她告诉女人们为自己做出选择时别害怕。她此举是防患未然,而创作[阴道独白]的刚果人伊芙·恩斯勒是真正身患子宫癌,两人都为了刚果的性暴力事件做出了反抗维权的努力。这些自由意志强烈的女人不会局限于某一种身份的压迫。波伏娃不做萨特的妻子,朱莉在婚姻里绝对平等的状态,[末路狂花]的女演员苏珊·萨兰登离婚后选了一个比自己小12岁的男孩做恋人。

人们对夫妻生活设下的模式叫人讨厌,总会有些女人不甘于此。这样的女人们对性别有自主权,不再成为第二等的级别,她们为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去挑选合适的男人和伴侣关系,并且不害怕改变。这种选择看似过于自我,然而事实上是女人们在一段关系中需要重建的就只是自我,也只能是成就了自我,方才能好好爱他人。

 
 

Tags: , , , ,

 
 
 

discuss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required

required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