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更多理性思考和声音”